食品

國產鮭魚差一步 |最快明年底上市有 |拚市佔率10 |【國產鮭魚】

台灣人愛吃大西洋鮭魚,一年消費近2萬噸,進口價值超過1億美金。

LNG排水基礎上,未來可望有國產鮭魚生魚片。

(攝影/莊曉萍) 大西洋鮭魚是餐桌上美食,許多生魚片者餐點,台灣人一年吃掉近2萬公噸,進口金額超過1億美金,市場。

農委會5年前委託國立台灣海洋大學跨校團隊利用中油永安液化天然氣處理廠(簡稱中油永安天然氣廠)排水,發展大西洋鮭魚、仿刺參、鮑魚繁養殖技術,目前已有成績。

海大水產養殖系教授冉繁華宣佈,明年有機會迎來首批國產鮭魚卵,下半年有機會嚐到國產鮭魚滋味。

台灣位於副熱帶氣候區,環境允許養殖台灣人愛吃冷水性魚類,但高雄市永安區附近養殖業者有鄰居,中油天然氣處理廠免費提供温度偏低濾海水,讓他們養殖石斑魚。

國立台灣海洋大學水產養殖系教授冉繁華看好這天然氣處理廠排出排水(攝氏1418度)深具發展潛力,只能養石斑,妥善運用有多可能性,繁養殖國產鮭魚計畫,因此誕生。

所謂冷排水,是指天然氣廠每天海水,液態天然氣(攝氏零下162度)升温變為氣態天然氣,海水一進一出後,温度會降到攝氏1418度,這些海水排回海洋前,透過曝氣升温到符合環保署規定温度,避免影響鄰近海域生態。

LNG排水養殖模廠佔地0.3公頃,場內有5種水體規格、2種材質養殖池(水泥池FRP桶),畜養大西洋鮭、牙鮃、鮑魚、海參、藻類、石鯛冷水性魚種。

於是冉繁華遊説下,行政院於104年推出「台灣沿海藍色經濟成長推動計畫」,加入冷水性魚種繁養殖,斥資近9千萬經費,農委會委託海洋大學組織跨校團隊開發國人消費量或有潛力冷水性魚種繁養殖技術,包含大西洋鮭魚、仿刺參、鮑魚、牙鮃,並107年啟用鄰近中油永安天然氣廠LNG排水養殖模廠,完成上述魚種養殖標準化流程。

但台灣環境適合養殖鮭魚,目前是海外進口,年進口量破一億美金,而且鮭魚佔全部進口漁產當中35%,排名第一。

中油抽取海水後,會兩道過濾電解方式消毒,送入交換管線,讓液態天然氣變氣態,會產出排水。

詹珮燻表示,避免水中消毒物質養殖魚,所有排水會藍色氯桶進入養殖池。

(攝影/莊曉萍)廠內引入排水分為2條管線,一條是鄰近養殖户使用「鑽石水」,另外一條是耗資千萬設置獨立排水管線,維持廠內用水定性。

負責管理養殖模廠海大水產品產銷履歷驗證暨檢驗中心助理研究員詹珮燻説,經長期監測冷排水病原量、塑膠粒子,是無檢出,只需要氯能引入魚池使用。

不過,中油每日排水温度略有變動,還需要透過智慧監測系統,確認水温進水量,確保養殖魚種能狀況下成長。

冉繁華表示,養殖模廠水質,儘管繁養殖過程遭遇許多困難,但「底子,離」。

團隊目前完成仿刺參、九孔鮑魚養殖操作手冊,牙鮃完成種魚繁養殖研究後,水產試驗東部海洋中心接手輔導業者深層海水養殖。

海大建立仿刺參養殖模式,供應東北角九孔養殖户養殖,半年能到上市體型。

圖場內種參。

(攝影/莊曉萍)牙鮃在台東投入養殖,冉繁華説,仿刺參、鮑魚適應水温範圍,團隊提供少量苗東北角宜蘭九孔養殖户試養,,明年會輔導業者接續養殖。

永安LNG養殖模廠能成這些魚種種苗庫,「夏天氣温低温海水繁殖苗,冬天運到東北角放養。

」若中油永安天然氣廠鄰近有排水管線養殖場,願意嘗試產量立體式養殖,即鮑魚版一層一層架起來,他掛保證,台灣全年度生產鮑魚沒有問題。

此計畫中備受矚目的大西洋鮭魚,海大團隊建立卵孵化、銀化(幼鮭淡水到全身擁有銀色魚鱗後,會遊回到大海,待性成熟時游回淡水產卵,銀化是鮭魚淡水到海水前生理狀況)、飼料開發標準作業流程,明年可望傳出好消息。

台灣人愛吃鮭魚,去年鮭魚進口值2億5千萬美元,新台幣70億元,鮭魚是冷水魚種,若無設備,台灣亞熱帶及熱帶環境,無法養殖,不過,海洋大學利用永安液化天然氣廠冷排水,設計鮭魚養殖模式,養殖場域選擇,海大教授冉繁華今(11)日表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液化天然氣儲槽及氣化設施完工後,有機會建立鮭魚人工養殖場域。

俄烏開戰後,爭鮮壽司公告俄烏戰事影響航運,供應部分鮭魚產品,或改用加拿大鮭魚替代挪威鮭魚,引發一系列鮭魚缺貨討論。

農委會主委陳吉仲日前受訪時推薦大家可改吃國產養殖魚類,例如蝨目魚、午仔魚、石斑魚、吳郭魚,不僅數量價格合理。

台灣擁有鮭魚養殖技術,且國內養殖鮭魚具有競爭力,冉繁華指出,利用液化天然氣廠排出排水養鮭魚,實際操作後計算養殖成本1公斤不到100元,國外養殖鮭魚成本差不多,能免除長程運輸費用,「國產鮭魚」具有價格競爭力。

冉繁華設計養殖模式,是採室內養殖,屋頂架設太陽能板,養殖設施符合循環農業,加上國產鮭魚碳足跡於進口鮭魚,因此不論是現實成本考量,還是環保、減碳標準,國產鮭魚具有競爭優勢。

不過,冉繁華指出,台灣要發展國產鮭魚產業,先決條件是得有養殖場域,三接液化天然氣儲槽設備周邊,當初海大研究團隊設定環境。

台灣人愛吃鮭魚,一年可以吃掉兩萬公噸。

」該標準描述,虹鱒該標準中歸入了「生食三文魚」範疇中[標1]:1。

現在政府海大團隊合作,天然氣排出「排水」,養殖國產鮭魚,幾年下來有。

教授表示,未來北中南三廠串聯,國產鮭魚有望拚上市佔率10%。

吃免費鮭魚而改名?全台壽司業者祭出優惠而掀起「鮭魚」,台灣人愛吃鮭魚,但鮭魚大多是進口,很多國產魚讚。

台灣是鮭魚消耗大國,一年足足能吃掉2萬噸鮭魚!海洋大學自2015年來農委會合作,展開養殖國產鮭魚研究工作,雖然已有成果,但目前市面鮭魚主要還是靠進口。

台灣吃鮭魚,半數來自挪威,飄洋過海而來雖然增加碳足跡。

台灣是漁業大國,有國產魚,遠洋、沿近海到養殖漁業能提供鮮美味魚,多吃台灣地魚,營養減碳愛地球。

國內漁產且產業鍊,挑刺魚片魚塊做成生鮮包,有加工後魚丸魚,國產魚處多多:推薦閲讀:城市入眠時,醒來魚市場國產三文魚爭議,指中國大陸虹鱒是否能「三文魚」(鮭魚)名銷售事件和爭論。

某些商家宣傳虹鱒和大西洋鮭一樣可生吃,引發消費者知情權和食品安全擔憂。

中國大陸地區「三文魚」(英文salmon粵語音譯)名義行銷虹鱒報導可追溯2004年,當時上海市市場監管部門此進行過整頓。

2018年5月,中國中央電視台財經頻道報導稱,中國大陸「三文魚」銷量中近三分之一來自青海省龍羊峽水產養殖。

2018年8月,中國水產流通與加工協會發布了團體標準草案《生食三文魚》,擬規定虹鱒魚可作生食鮭魚原料銷售。

支持該標準者認為,行業協會制定團體標準有利於三文魚市場發展;反對者認為,制定標準者多利益相關,虹鱒歸為三文魚是魚目混珠,妨礙市場競爭,侵犯了消費者知情權、選擇權,對食品安全。

雖然該標準草案,諸多政府機構、半官方機構和社會團體標準進行調研,未能達成共識[聞1],但有多食品科學、法律、質量監管和消費者保護領域專家表達自己看法和觀點。

這一系列爭議敗壞了虹鱒作為一種經濟魚類名聲,虹鱒原本屬於味道十分鮮美的食用魚類,一些地區吃虹鱒作為當地旅遊產業一部分,然而許多外行民眾得知虹鱒會用來冒充三文魚時,虹鱒做了低端象徵,談「虹鱒」色變。

虹鱒(學名:Oncorhynchus mykiss,英語:rainbow trout)是鮭科鈎吻鱒屬中一種淡水魚,原產於白令海沿岸東北亞和北美太平洋西北地區沿岸水系。

洄游習性,虹鱒可以進一步細分多個亞種,而沿海溯游亞種硬頭鱒(steelhead)外主要棲息於內陸淡水中[研1],繁殖季節會湖溪之間進行淡水洄游。

淡水虹鱒和鹹水/半鹹水區的硬頭鱒外觀有。

淡水虹鱒頭部圓,身體呈藍色、綠色或黃色,腹部呈銀白色,背部有黑點,鰓裂到魚尾沿著側線有一條粉紅色暈紋,尾部呈方角且只有分叉[研2];而硬頭鱒外形酷似海魚,擁有側面輪廓,膚色灰白色且反光度,背部有小黑點和反影偽裝,紅紋完全消失(只在繁殖期洄游時出現),尾部有斑點,喉嚨裏和舌頭後有牙齒[研3];此外,成年頭鱒因為棲息水體環境,體型於淡水虹鱒[聞2]。

美國國家野生動物基金會(英語:National Wildlife Federation)指出,頭鱒和其它淡水虹鱒沒有生殖隔離,屬於同一物種[研2]。

淡水虹鱒生活於水温河流和湖泊中,繁殖期進行短途洄游到自己出生上流溪流中進行產卵[研1];頭鱒和淡水虹鱒內陸淡水中成長,但後會和鮭魚遷移到河口灣外圍鹹水和半鹹水中生活,直到產卵前逆流洄游回到淡水中,習性和其他幾種歸為「三文魚」太平洋鮭類完全相似[聞2]。

但加拿大太平洋鮭基金會指出,如果環境發生變化,頭鱒會改變自己洄游習性,選擇生活淡水中[研4]。

延伸閱讀…

【戰勝冷水性魚種01】國產鮭魚首曝光!最快明年底上市有 …

國產鮭魚差一步!海大成功設計養殖模式三接完工有機會 …

虹鱒和基因上相近割喉鱒一起歸入大西洋鮭所屬鱒屬,並命名Salmo gairdneri。

但早在1914年,魚類學家查爾斯·里根(英語:Charles Tate Regan)建議將虹鱒歸入太平洋鮭屬內;1989年,虹鱒正式作為「太平洋鱒」分入六種太平洋鮭同屬的鈎吻鱒屬[研5][研6]。

但於頭鱒洄游習性接近於其他稱為鮭魚物種,因此虹鱒動物分類學歸屬加拿大存在爭議[聞2]。

「鮭魚」稱呼中古漢語中存在,但現代詞意大不相同。

「鮭」字《康熙字典》成書時尚有數種意思,其中河魨[詞1]。

杜亞泉主編《動物學大辭典》,「鮭」字指河魨徹底消失,用來做為特指鮭科(Salmoniae)魚類中文通稱[研7][研8]。

東亞地區歷史上鮭魚基本上是狗鮭(Oncorhynchus keta)——俗稱大馬哈魚,源自東北官話借自滿-通古斯語系中赫哲語外東北出產兩種鈎吻鱒屬魚類(狗鮭和粉紅鮭)通稱「daw imaha」音譯。

受漢文化影響日本歷史上本土狗鮭稱作石桂魚(さけ,sa ke)(非現代漢語中石桂魚),從明治時期開始引進了「鮭」(サケ)字並其進行同音訓讀來做所有鮭科魚類漢字[詞2][詞3]。

現代漢語「鮭魚」一詞對應英語單詞「salmon」其實並不是一個生物分類學上稱呼,而是西方國家漁業一系列體型和生態位相似、有溯河洄游習性食用魚通俗泛稱,與英文中籠統定義「鱸魚」(bass)、「鱒魚」(trout)、「鯉魚」(carp)、「鯖魚」(mackerel)、「沙丁魚」(sardine)稱呼相似。

西方人提起「salmon」傳統上是專指產於西北歐(是古羅馬時期所謂日耳曼尼亞地區)大西洋鮭(Salmo salar),而歐洲人殖民北美後接觸到了太平洋水系鮭科魚類,「salmon」詞意開始擴展包括了六種北太平洋沿岸鈎吻鱒屬(Oncorhynchus)經濟魚類(狗鮭、帝王鮭、鮭、粉紅鮭、櫻鱒和銀鮭)。

鮭科物種外,英文裡「salmon」一詞有時歐美以外其他地區用來稱呼一些完全屬於鮭形目的魚類,比如所謂「澳洲鮭」(鯖形目的鱒澳鱸)、「夏威夷鮭」(鰺形目的紡綞鰤)和「印度鮭」(鱸形目的四指馬鮁)。

1992年,時任青海省省長金基鵬主持召開省長辦公室會議,研究龍羊峽水庫虹鱒養殖開發項目。

利用當地水質和水温條件,有多家國營企業、民營企業和農業合作社投入了這個行業。

該行業後成為了共和縣和龍羊峽鎮產業。

該縣圍繞虹鱒養殖發展出了虹鱒銷售、農家樂、休閒旅遊產業拓寬經濟增長點。

2015年,整個龍羊峽鎮依靠這個產業鏈,取得了7000萬元人民幣GDP。

2008年7月,盾安集團獨家獲得龍羊峽水庫50年漁業整體開發經營權,當地政府簽訂了漁業資源開發經營書,隨後成立了青海民澤龍羊峽生態水殖有限公司負責當地養殖虹鱒魚。

2018年5月3日,《證券時報》披露盾安集團出現了債務危機[聞3];同月8日,民澤公司完成了工商變更,盾安集團中退出。

[聞4]
涉事《生食三文魚》團體標準草案是一部團體標準,該標準掛靠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中國水產流通與加工協會歸口,並十三家企業制定,其中有8家主營虹鱒企業[註1],自稱「規定了生食三文魚術語和定義、要求、檢驗方法、檢驗規則、標籤、標誌、包裝、運輸和貯存」,並章節3.1寫道:「三文魚:鮭科魚類統稱,包括大西洋鮭、虹鱒、銀鮭、王鮭、鮭、秋鮭、粉鮭。

」該標準描述,虹鱒該標準中歸入了「生食三文魚」範疇中[標1]:1。

延伸閱讀…

台灣自己來!海大團隊研發「國產鮭魚」 拚市佔率10%│養殖 …

俄烏戰火害鮭魚斷貨國產鮭魚養殖成功為何還是上不了餐桌?

此外,該標準規定了合格「生食三文魚」食品感官性質、理化性質、污染物、寄生蟲、檢驗標準和方法要求。

其中提及,產品必須註品名、種名和產地,比如「三文魚(大西洋鮭)」「三文魚(虹鱒)」[標1]:5。

2018年5月22日,中國中央電視台財經頻道經濟半時播出了一檔標題《科技裏飄出的「鮮」味》專題節目,報導了民澤公司利用龍羊峽水庫水温、水質特點,運用漁業科技進行虹鱒養殖狀況,並稱中國大陸市場上三分之一「三文魚」出自該水庫人工養殖[聞9][註2],此事件即「國產三文魚」事件(或稱「真假三文魚」事件)。

事件發生後,中國大陸地區三文魚市場信心受到重挫,三文魚滯銷,價格跳水,直接影響到進口大西洋鮭的銷售,大西洋鮭銷售行業流行著銷售時需要改稱「海產大西洋鮭」説法[聞8]。

2018年8月6日20時51(UTC+8),中國水產流通與加工協會公示了團體標準《生食三文魚》草案(標準編號:T/CAPPMA 08-2018),徵詢公眾意見[聞7],截止日期當月9日[聞14][註3]。

8月10日,中國水產流通與加工協會三文魚分會成立大會青海省西寧市舉行[聞6];同日,該分會成立大會會場發布了這份標準[聞7],並規定虹鱒魚可以作為生食三文魚一種[標1]:1。

於三文魚分會成立,協會方認為,於產品品質、品牌及應國內外市場變化需求他們一起,於國內市場而言是好事,有助於外提出需求。

此外,協會表示,5月國產「三文魚」事件催生了這個標準,確保食品安全,避免商業欺詐,保護消費者知情權,該協會公司成員起草了這一標準,而審核階段有高校、科研院所教授、研究員專家參與關。

該協會希望能提升這一標準採用率,推動該標準上升行業標準乃至是行業標準、國家標準,來規範市場秩序,同時避免壟斷情況產生。

[聞16]
該協會發布標準編制説顯示,該團體標準生食三文魚定義,參考了維基百科鮭魚條目、耕海公司(英語:Marine Harvest)(現稱美威公司)2018年三文魚養殖手冊以及Kontali Analyze於2007年發布三文魚市場分析報告[標2]:4;而截至2018年8月16日,無論是中文還是英文維基百科,明確提到虹鱒不是鮭魚(三文魚),提及虹鱒可以生吃;長達113頁Marine Harvest公司三文魚養殖手冊中,1處用到了「虹鱒」字樣,涉及虹鱒疾病防治;而Kontali Analyze AS公司公開2007年報告中,提及「虹鱒」[聞17]。

標準出台時,《青海日報》認為這一標準有助規範行業、保障質量、保護消費者知情權、促進三文魚產業發展[聞18]。

《中國青年報》質疑虹鱒為何要傍「三文魚」大名[聞19]。

澎湃新聞發表社論,認為要做強青海虹鱒牌子,讓消費者食品安全性放心,不能搞文字遊戲,指出三文魚之爭「不能利益相關方説話」[聞20]。

英國廣播公司[聞21]、《衞報》[聞22]、《獨立報》[聞23]發文質疑相關標準,指責相關行業協會和機構是「解決不了問題問題合法化」;Twitter上出現了名「#RainbowTroutBecomesSalmon」(「虹鱒變成了三文魚」)話題[聞24],質疑相關標準[聞25]。

此外,《科技日報》質疑該標準成為了行業保護傘[聞26];《人民日報》發表記者李心萍評論,認為團體標準不能成為團體利益「工具」,而要產業發展樹立指引,保障消費者合法權益[聞27]。

2018年8月22日,澎湃新聞曝光了一起消費者投訴事件。

有顧客銷售上海荷裕冷凍食品有限公司產品京東營店中購買了標註「三文魚」產品(實際虹鱒製品),但發現其中部分產品三文魚名義行銷,其中有一款產品直接標註大西洋鮭的學名Salmo Salar。

事件曝光當日,該企業相關商品銷售信息為「三文魚(虹鱒)」,和團體標準保持一致。

事後,中國漁業協會原生水生物及水域生態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周卓誠認為,荷裕公司使用大西洋鮭的學名標註於虹鱒製品上,涉嫌欺詐消費者行為無可爭辯,應嚴懲。

翌日,涉事商品京東下架[聞31],奉賢區市場監管部門介入了調查,但法律界人士團體標準草案存在及食品消耗品屬性消費者維權持態度[聞32]。

事後,團體標準草案定義虹鱒三文魚一種,龍羊峽旗艦店消費者遇到了維權境地[聞33]。

東方報業員工市售多款「三文魚」製品送往某願具名檢測機構進行DNA檢測,後確定民澤、荷裕確實是三文魚、大西洋鮭的名義銷售了虹鱒製品[聞5]。

於因為團體標準導致銷量受影響,荷裕公司高管表示後悔[聞28]。

所謂「三文」是鮭魚英語詞彙salmon粵語中音譯,拉丁語詞源意「跳躍」[82],泛指任何有溯河洄游習性、逆流時會用躍出水面來翻過障礙物和水位鮭科魚,歐洲地區傳統上專指棲息北大西洋和波羅海水系大西洋鮭(Salmo salar)。

英語中,salmon一詞定俗成可以於稱呼鮭科鱒屬(Salmo)和鈎吻鱒屬(Oncorhynchus)兩個屬中七種食用魚,即:
虹鱒是鈎吻鱒屬成員之一,其沿海亞種硬頭鱒(O. mykiss irideus,英語:steelhead)有著大西洋鮭相似外形和完全相同洄游習性,但嚴格意義上並學術界接受屬於「鮭魚」一詞傳統範疇。

虹鱒待遇相似是大西洋鮭同鱒屬褐鱒(S. trutta),其沿海亞種海鱒(S. trutta trutta)與大西洋鮭的習性完全相同,但定義鮭魚。

「三文魚」音譯漢語圈中用法興起於英屬香港,主要指1970~80年代開始北歐(主要是挪威)進口到東亞銷售大西洋鮭,改革開放後通過深圳經濟特區進入珠三角地區,後隨著廣東省經濟騰飛伴隨嶺南文化影響力提升而傳入中國內地。

近年來,中國大陸經常使用「三文魚」這一商品名稱來行銷虹鱒[聞4],虹鱒餵食蝦青素以使其肉色橘紅並市場上大西洋鮭名義販賣現象早在2004年見諸報端。

2004年3月17日,《新聞晨報》頭版刊發《假「三文魚」驚現銅川市場》稱上海銅川路水產市場商販將虹鱒當成「三文魚」銷售,並認為這是消費者欺騙[聞34],引發上海市工商管理部門介入;海水產大學一位教授認為,蝦青素無毒害作用,但是事實上造成了消費者混淆[聞35]。

事後,工商部門要求相關經營户不得虹鱒三文魚名義進行銷售,否則予以行政處罰[聞4]。

Related Articles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