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

姜鹽芝麻豆子茶 |豆子芝麻姜鹽茶 |【薑鹽茶】

南宋紹興五年(1135年),宋高宗令荊湖南路、荊湖北路制置使嶽飛領兵二十萬,“征剿”駐洞庭湖一帶楊幺。

嶽飛率兵勇,大都來自北方,不合湖南水土,胃脹腹瀉,大大影響了戰鬥力。

暗訪本地人,獲得指點,讓將士們喝一種姜鹽茶葉熬湯,病情緩解消除。

[1]姜鹽茶全名姜鹽豆子芝麻茶 顧名思意主要材料是姜、鹽、黃豆、芝麻、茶葉泡出來茶。

豆子可以花生米代替湖南湘陰、汩羅一帶傳統愛這茶來招待客人,保留這種風俗。

姜鹽茶全名姜鹽豆子芝麻茶,顧名思義主要材料是姜、鹽、黃豆、芝麻、茶葉泡出來茶。

豆子可以花生米代替 湖南,湘陰、汨羅一帶傳統愛這茶來招待客人,保留這種風俗 .到過湖南省湘陰、汨羅縣人,地民眾飲用姜鹽豆子茶會留下印象。

這裡每户農家有燒開水瓦罐,炒黃豆、芝麻鐵皮小鏟和研磨薑姜缽。

將清水注入瓦罐,柴火灶火灰中燒開,黃豆或芝麻放在鐵皮小鏟上炒熟。

薑缽中磨成姜渣薑汁,才可以泡茶。

泡茶時,要茶葉放進瓦罐裏泡開,然後鹽、姜渣、薑汁倒入罐內,,倒入茶杯,抓上一把炒熟黃豆或芝麻撒杯子裡,飲用。

姜鹽豆子茶稱嶽飛茶、湘陰茶或六合茶,即姜、鹽、黃豆、芝麻、茶葉、開水。

如果説起它起源,其中有一段來歷呢:那是南宋紹興年間,嶽飛朝廷授予鎮寧崇信軍節度使,帶領兵馬南下,準備鎮壓楊麼領導農民起義。

茶裏有姜辣味、芝麻香甜、豆子。

嶽飛急中生智,吩咐部下熬含鹽豆薑汁湯茶喝。

,士兵中疾病迅速減少。

軍營周圍老百姓一看,學著沏這號茶。

一時間湘陰包括今日汨羅縣流行起來,直到今天。

作者:周天侯 姜鹽茶是家鄉待客特色。

切的説,應該稱做作芝麻豆子姜鹽茶。

農閒時,去這家坐坐,那家串串,進門媳婦馬上去灶上燒一壺井水,泡上滿滿一茶罐。

儘管你喝得不行了,得喝下一碗,否則生分了,因此你主人殷勤好客一起喝進心裡。

因為鄉下人喜歡講客套,你喝得,她,這於城裡人熱情地讚揚:“呀!你家佈置得錯。

”投機話。

“芝麻豆子姜鹽茶”説起來簡,泡出來前麻煩。

泡茶大多那種燒制陶茶罐,柴火芝麻豆子炒熟,芝麻要香,豆子要,姜缽姜擂得細細的,加入適量食鹽,放進一些新鮮茶葉,後燒得滾開水沖入,才算完成全部過程。

即使麻煩,祖祖輩輩家鄉人此,因為它是村裏人聯絡感情方式。

有時候想找人聊天,隔著籬笆使勁地喊:“東家李嫂、西家張嫂、前屋阿婆,過來喝茶嘍!”地來了,一些雞毛蒜皮話中,不知喝了幾罐。

春節時,城裡工作子弟們回來了,少不了要帶點禮物,挨家挨户去拜訪。

讀了大學、官了有了出息,記得回來看咱,村裏人興奮,姜鹽茶一罐接一罐地沏上來,全家陪著勸著喝,喝得日落西山滿面紅光。

臨走塞上一袋芝麻豆子,説是你爹家裡那點帶到城裡夠喝,讓城裡左鄰右舍嘗嘗咱鄉下東西。

姜鹽茶源於何時,無法考究。

聽村裏人傳説明朝時,有過路道人在村裏一個吳姓家裡落腳,那家人泡了一罐姜鹽茶來招待他。

吳姓兒子害“擺子”病,道人於是茶上劃了一道符讓他喝,一會兒,那吳姓兒子好了,傳説許是,現代醫學觀點看,姜鹽茶能夠驅寒是事實。

家鄉姜鹽茶厚道,喝到後,罐底芝麻豆子出得多。

好客主人象掏心窩,那後倒你。

如今身異鄉,喝各種各樣東西,喝不到家鄉那麼姜鹽茶了。

湖南姜鹽茶稱嶽飛茶、湘陰茶或六合茶,即姜、鹽、黃豆、芝麻、茶葉、開水。

豆子芝麻姜鹽茶是湖南特有一種茶,夏清暑解熱,冬祛寒去風,健脾開胃,益氣怡神。

工作後,我能想到她可能需要東西,統統挑我能負擔她:她裏到外一年四季衣服、鞋子,她平日要用眼藥水,她擦眼睛手帕,她修腳小剪刀,她訂製助聽器……    我想她需要一切她,只要我能做到。

豆子芝麻姜鹽茶,客人進門,主婦…方中綠茶有、清腸止瀉、消食化積、生津解暑多種功效,、暑或食積引起腹瀉有良好效果。

生薑和胃止嘔。

加食發鹽腹瀉易導致失水、水電…姜鹽豆子芝麻茶叫嶽飛茶之外,稱“湘陰茶(古時汨羅營田地區屬湘陰)”或“六合茶(即姜、鹽、黃豆、芝麻、茶葉、開水)。

    奶奶是土生土長湖南人,這讓生活北方我吃到很多南方食物。

時候家裏條件,吃本來調,湖南有親戚時不時寄些特產奶奶,因此我能時常喝到洞庭湖銀魚湯,吃到地道幹筍炒肉。

有奶奶拿手墨魚燉排骨,她親手燻臘肉、做酒釀,到現在,是我記憶中美味。

     這眾多吃食中,陪我是一種茶,奶奶管它叫姜鹽茶。

茶做法而。

薑末和鹽倒進冷水裏煮,姜剁成姜泥兒,出點汁兒,這樣茶裏有姜辣味。

等到水開時,加入一點茶葉,茉莉花茶或嫩綠茶,煮半分鐘左右關火,茶水倒進盛有炒熟花生和芝麻碗裏大功告成了。

時候,花生還是過年才能吃到稀罕物,所以開始喝到姜鹽茶,碗裏是炒熟芝麻黃豆,但這絲影響茶美味。

     記得是幾歲開始,我有記憶起,每天午飯後奶奶會全家人燒茶。

這是我童年樂事,成為我離家後想念。

記得時候,奶奶總會我碗裏多放幾顆花生,我多分點茶水,像現在,每次回家她明目張膽地我碗,分量足足別人多出一半。

後我體會到,過日子還需要打細算年代,那每次多出來幾顆花生包含了多少寵溺和疼愛。

     大學畢業,我留在北京,奶奶來我這裏住過幾次。

我帶她去各處遊玩,去拜訪老朋友,,每天回家,有熱騰騰姜鹽茶享用。

2010年,我生寶寶,奶奶我,突然犯了一次,我心急如焚,帶她去醫院檢查。

醫生説這是退行性腿疾,什麼辦法,但沒有大礙。

我這奶奶90歲了,她這麼,需要別人照顧。

她我個小孩子寵,讓我以為她會去,可以陪着我。

    腿腳不便,奶奶身體是。

我每次回家前,她會提前炒好花生、芝麻,剁許多姜泥,我自己燒茶。

臨走時候要我帶上炒花生、芝麻,讓我回北京自己做。

    奶奶一輩子知道照顧別人,不為自己要求什麼。

工作後,我能想到她可能需要東西,統統挑我能負擔她:她裏到外一年四季衣服、鞋子,她平日要用眼藥水,她擦眼睛手帕,她修腳小剪刀,她訂製助聽器……    我想她需要一切她,只要我能做到。

延伸閱讀…

姜鹽芝麻豆子茶

豆子芝麻姜鹽茶

可電話裏,這些小事讓奶奶哽咽,她説每天起牀到睡覺,每樣東西是我,讓她想我。

她我她花錢,擔心我牽掛她多而心累,可這些比起她我做,微不足道。

    每次回家,我會她眼前喝碗姜鹽茶,因為每次她無比滿足眼神看我大口大口喝茶時,來得直接。

    奶奶是土生土長湖南人,這讓生活北方我吃到很多南方食物。

時候家裏條件,吃本來調,湖南有親戚時不時寄些特產奶奶,因此我能時常喝到洞庭湖銀魚湯,吃到地道幹筍炒肉。

有奶奶拿手墨魚燉排骨,她親手燻臘肉、做酒釀,到現在,是我記憶中美味。

     這眾多吃食中,陪我是一種茶,奶奶管它叫姜鹽茶。

茶做法而。

薑末和鹽倒進冷水裏煮,姜剁成姜泥兒,出點汁兒,這樣茶裏有姜辣味。

等到水開時,加入一點茶葉,茉莉花茶或嫩綠茶,煮半分鐘左右關火,茶水倒進盛有炒熟花生和芝麻碗裏大功告成了。

時候,花生還是過年才能吃到稀罕物,所以開始喝到姜鹽茶,碗裏是炒熟芝麻黃豆,但這絲影響茶美味。

     記得是幾歲開始,我有記憶起,每天午飯後奶奶會全家人燒茶。

這是我童年樂事,成為我離家後想念。

記得時候,奶奶總會我碗裏多放幾顆花生,我多分點茶水,像現在,每次回家她明目張膽地我碗,分量足足別人多出一半。

後我體會到,過日子還需要打細算年代,那每次多出來幾顆花生包含了多少寵溺和疼愛。

     大學畢業,我留在北京,奶奶來我這裏住過幾次。

我帶她去各處遊玩,去拜訪老朋友,,每天回家,有熱騰騰姜鹽茶享用。

2010年,我生寶寶,奶奶我,突然犯了一次,我心急如焚,帶她去醫院檢查。

醫生説這是退行性腿疾,什麼辦法,但沒有大礙。

我這奶奶90歲了,她這麼,需要別人照顧。

她我個小孩子寵,讓我以為她會去,可以陪着我。

    腿腳不便,奶奶身體是。

我每次回家前,她會提前炒好花生、芝麻,剁許多姜泥,我自己燒茶。

臨走時候要我帶上炒花生、芝麻,讓我回北京自己做。

    奶奶一輩子知道照顧別人,不為自己要求什麼。

工作後,我能想到她可能需要東西,統統挑我能負擔她:她裏到外一年四季衣服、鞋子,她平日要用眼藥水,她擦眼睛手帕,她修腳小剪刀,她訂製助聽器……    我想她需要一切她,只要我能做到。

延伸閱讀…

姜鹽茶

姜鹽茶

可電話裏,這些小事讓奶奶哽咽,她説每天起牀到睡覺,每樣東西是我,讓她想我。

她我她花錢,擔心我牽掛她多而心累,可這些比起她我做,微不足道。

    每次回家,我會她眼前喝碗姜鹽茶,因為每次她無比滿足眼神看我大口大口喝茶時,來得直接。

    奶奶是土生土長湖南人,這讓生活北方我吃到很多南方食物。

時候家裏條件,吃本來調,湖南有親戚時不時寄些特產奶奶,因此我能時常喝到洞庭湖銀魚湯,吃到地道幹筍炒肉。

有奶奶拿手墨魚燉排骨,她親手燻臘肉、做酒釀,到現在,是我記憶中美味。

     這眾多吃食中,陪我是一種茶,奶奶管它叫姜鹽茶。

茶做法而。

薑末和鹽倒進冷水裏煮,姜剁成姜泥兒,出點汁兒,這樣茶裏有姜辣味。

等到水開時,加入一點茶葉,茉莉花茶或嫩綠茶,煮半分鐘左右關火,茶水倒進盛有炒熟花生和芝麻碗裏大功告成了。

時候,花生還是過年才能吃到稀罕物,所以開始喝到姜鹽茶,碗裏是炒熟芝麻黃豆,但這絲影響茶美味。

     記得是幾歲開始,我有記憶起,每天午飯後奶奶會全家人燒茶。

這是我童年樂事,成為我離家後想念。

記得時候,奶奶總會我碗裏多放幾顆花生,我多分點茶水,像現在,每次回家她明目張膽地我碗,分量足足別人多出一半。

後我體會到,過日子還需要打細算年代,那每次多出來幾顆花生包含了多少寵溺和疼愛。

     大學畢業,我留在北京,奶奶來我這裏住過幾次。

我帶她去各處遊玩,去拜訪老朋友,,每天回家,有熱騰騰姜鹽茶享用。

2010年,我生寶寶,奶奶我,突然犯了一次,我心急如焚,帶她去醫院檢查。

醫生説這是退行性腿疾,什麼辦法,但沒有大礙。

我這奶奶90歲了,她這麼,需要別人照顧。

她我個小孩子寵,讓我以為她會去,可以陪着我。

    腿腳不便,奶奶身體是。

我每次回家前,她會提前炒好花生、芝麻,剁許多姜泥,我自己燒茶。

臨走時候要我帶上炒花生、芝麻,讓我回北京自己做。

    奶奶一輩子知道照顧別人,不為自己要求什麼。

工作後,我能想到她可能需要東西,統統挑我能負擔她:她裏到外一年四季衣服、鞋子,她平日要用眼藥水,她擦眼睛手帕,她修腳小剪刀,她訂製助聽器……    我想她需要一切她,只要我能做到。

可電話裏,這些小事讓奶奶哽咽,她説每天起牀到睡覺,每樣東西是我,讓她想我。

她我她花錢,擔心我牽掛她多而心累,可這些比起她我做,微不足道。

    每次回家,我會她眼前喝碗姜鹽茶,因為每次她無比滿足眼神看我大口大口喝茶時,來得直接。

    奶奶是土生土長湖南人,這讓生活北方我吃到很多南方食物。

時候家裏條件,吃本來調,湖南有親戚時不時寄些特產奶奶,因此我能時常喝到洞庭湖銀魚湯,吃到地道幹筍炒肉。

有奶奶拿手墨魚燉排骨,她親手燻臘肉、做酒釀,到現在,是我記憶中美味。

     這眾多吃食中,陪我是一種茶,奶奶管它叫姜鹽茶。

茶做法而。

薑末和鹽倒進冷水裏煮,姜剁成姜泥兒,出點汁兒,這樣茶裏有姜辣味。

等到水開時,加入一點茶葉,茉莉花茶或嫩綠茶,煮半分鐘左右關火,茶水倒進盛有炒熟花生和芝麻碗裏大功告成了。

時候,花生還是過年才能吃到稀罕物,所以開始喝到姜鹽茶,碗裏是炒熟芝麻黃豆,但這絲影響茶美味。

 

Related Articles

Back to top button